雕虫艺考心得

ATTEND ROAD


雷欣翔——心要野

2016年的春天,因为爱做梦,所以来到了雕虫。

2016年的夏天,我同一群爱放肆的伙伴,站在汇演的舞台上。

2016年的秋天,迷茫的我,读新闻到走火入魔,渐入邪道,是老孟一针见血的刺醒了我。

2016年的冬天,我们带着最初的梦想,脚踏着山河,一步步奔向战场。


你有多久没有做过梦了?这是我,问当时还在画室的自己的问题。内时候的我,内心摇摆不定,是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专业,混个文凭?还是为了心中的小火种,默默的燃一把?我,选择了后者。

很庆幸,虽然这一路跌跌撞撞,但在这条路上,我走的很开心。我开心,是因为声音带给我以温暖、带给我以陪伴、带给我以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这与在画室时代的我,有着最截然不同的感觉。人们都说,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会不顾一切的追寻他。对于我来说,播音就是内个他。

于是,我带着满腔热血,站在一月的山传,挥洒着我的梦。可现实就是喜欢在你最自信的时候,给你来几个巴掌,让你好好地清醒清醒。对于今年的播音生来说,浙传是第一个要征服的对象。我屌逼屌地报了三个播音的专业。记得考配音和礼仪文化时,面试我的是同一个老师,当时发挥的不算完美,但也还挺自信,觉得应该能过吧!直到考完正播,我的自信真的算是爆棚,在考场里的我,觉得一度碾压同组的考生,于是我一出考场,就难以抑制心中不知道打哪来的自信。可就在张榜初试成绩的时候,我们坐在微冷的大巴车上,翻阅着手机中浙传的初试榜单。只听老孟说:“XXX!过了!!XXX也过了!雷欣翔!!我看到你名字了,好像过了一个!”。好像过了一个?好像?一个?这两个词,勾起我狂翻得模式,可找来找去,也就真的只有一个。当时的正播是我认为发挥的最好的一个专业,我以为这一个初试成绩会是浙传的正播,可上天很喜欢跟我开玩笑,当我核对考号时,才发现,这TM居然是配音。一度自信的我,坐在大巴车上,异常寒冷,车里有安稳地坐着的,有兴奋的,有抱怨的。我是想哭又想笑的。想笑,最起码过了一个专业,想哭,是觉得我命不该如此。但想来想去,也是自己妄自尊大,技不如人,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。从内天考完之后,每一场的考试,我都会隐藏自己的尊大,甚至告诉你自己,你其实什么也不是。我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态,穿过北方的冬天,去拥抱北京的春天。

2017年2月11号,是我离大学梦最近的一天。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来到的中国传媒大学。内天的北京晴空万里,我脚踏着白杨依偎的柏油路,身着“战袍”,去往明德楼考试。中传初试面试我的考官,是一个老奶奶,我暂且想亲切的称她为奶奶。奶奶人很好,在备考的时候,她会一个个亲自收取考生的准考证。当她走到我面前,收取准考证的时候,她冲我笑了笑,奶奶的笑很有魔力,它像是穿过沙漠的绿洲,让你感到温暖,也看到了希望。她的笑也下意识的带动了我的笑,真的很神奇。我说了句谢谢,她点了点头。等我进考场的时候,奶奶依然在冲我笑,我也一直把我的笑容通过镜头让奶奶感受到。读完稿件奶奶问了我很多问题,好像对我很感兴趣似的。于是我轻轻松松毫不紧张的就考完了初试。等我出了考场,我就把考试的内容,跟老孟讲了讲,老孟没说什么,但他的直觉告诉我,我初试应该没太大问题,但经过浙传的经历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也就没想太多。于是,我就跟他又谈起这位奶奶,我粗略地描述了一下她的外貌和充满魔力的笑容,老孟告诉我,我一口一个的奶奶就是广播学院的院长——鲁景超。

很幸运,在北京的二月,我遇到了有意义的人。哦不!是人们。就在南锣鼓巷隐秘的中戏,复试的候考室内, 我和三个素未谋面的考生,畅聊了一个多小时,原本心脏都要跳出地表的我,却慢慢的淡却了我的不安与慌乱。我们四个人,来自中国的大江南北——河北的我、内蒙古的他、青岛的他和安徽的他。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无话不说,可时间却有限。我们总感觉彼此还会有很多话要说,还有很多酒要喝。最后考试结束,我们彼此加了微信,在中戏门口相互拥抱而别,继续各奔东西,奔赴中国的各个角落。我也回到了石家庄,忐忑不安的,等着中传的初试成绩。而中传初试,如愿以偿,顿时在太原受到的打击,在三月的微风中拂去了。

画风突变,二刷北京之后,我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内个人,告别了北京的三月,回到三月的石家庄。三月的石家庄,天气异常变态,我等成绩的心情,也异常变态。在石家庄考的学校基本没怎么过。4月10号凌晨,我终于等到了中传成绩——没过!顿时脑子一片空白,微信里信息呼啸,考试的朋友都来问过了没,我只是默默甩一个截图,说没过。跟过了的人说,替我完成梦想呀,跟没过的人说,没事,我们都一样。然后默默放下手机,抱着被子痛哭一顿,最后也不知道是几点了,像大梦了一场。五点的我,洗了洗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想到朗读者说,勇气是在看清楚事情真相之后,仍然勇敢的走下去。于是安慰自己,化了个淡淡的妆,喷了点发胶,听着后海大鲨鱼的《心要野》奔向学校了。

我坐在教室里脑子依然空白,有心无心的听着老班的班会,他突然说道: “现在有的人玩得起,有的人玩不起”……也许说的就是我吧。我淡淡一笑,继续坐在教室里,有形无神地听着接下来的课。 也许是峰回路转?课间,我接到晗姐给我打来电话“宝宝,你中戏过了!”“卧草!卧草!卧草!”之后,晗姐又在微信里给我带了波高潮“你天津师范也过了”顿时面无表情,哑口无言,四肢乏力,内心汹涌澎湃浪到飞起。

内一天,就像做了一场过山车。也许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艺考。

你可以说北京很神奇,艺考很神奇。他能让你遇到对的人,对的事。它会用一次次现实跟你说,你不可以妄自尊大,也不必妄自菲薄;你可以谦虚,但不必谦卑;你可以自信,但请你不要骄傲。 我们每个人,都漂泊在平庸之海,不管是成为钻石还是化为尘埃,记住,心要野



雕虫家族官方网站 | © 2015-2018 , All rights reserved. | lly481@163.com 备案号:冀ICP备1800459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