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虫艺考心得

ATTEND ROAD


刘骥彬——我在2018等你

春分,扬起我与高二的暂离;

小暑,打湿天桥的帽檐;

秋分,受到日常的磨炼;

冬至,转眼又是一年。

我还记得艺考的起点站,是我脑海里工业污染严重的天津,也许正是懵懂的无知,天津是那样干净而纯粹,作为我无知的惩罚,吉动并未带给我期待的红色通知书。可,那又怎样?枕头旁陪我度过不止365天的梦,依然伴我左右。今天,全托奋战的我放下了那根用了一半的水笔,把桌子上看起来沉重不变的卷子们推到了一旁,我总想去写点什么,是为了以后的你们,也是为了我去回想。毕竟那些场景,一回忆,嘴角的笑便止不住地往外流。


学习播音之前,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我也会成为人们口中的“艺考生”。说实话,我刚开始学习播音的时候只是因为文化课不好想走个“捷径”上大学。但后来我发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。经历过艺考之后,真心觉得艺考不易。拿信工的考试举例,一个普通的学校在河北省有1500人报考,但最后只录取寥寥无几的几个人,发几十张少到可怜的合格证……


艺考,可能曾经是上大学的“捷径”,但以后绝非是“坦途”。

 艺考也会明白许多道理,在外出的考点,我深知了自己实力的不足: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浙传。在一月份在太原考浙传时,我作为为数不多的同时通过正播和礼仪文化的人,曾一度自信心爆棚,并和老妈立下肯定能过浙传的大话。在正播复试的时候,在我前面的女生就是今年浙传全国第一名:专业的播读方式、极强的镜头感、出口成章的文采……再看看我考的,唉,那时真希望有个地缝能够钻下去!这场考试让我明白了自己实力的定位,也让我知道了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。复试成绩出来的时候,我正在上文化课,看到艺考群里说复试成绩出了,只剩17分钟的英语课变得无比漫长,人在教室,心却早已不在。终于熬到了下课,我借到了一个能查询成绩的手机,耳边其他查完成绩的人的声音也让我越来越慌,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嘴上也念叨着肯定过不了,但当页面出现“未合格”这三个字时,我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“如果没有曾经离成功那么近,也许就不会那么伤心。”

在信工考点,让我明白了要懂得谦虚。不知是否有一个魔咒:在信工的考试,我自我感觉发挥好的都没过,感觉发挥一般的却基本都过了。这让我很费解,后来经过我的思考,我明白了原因:当我发挥好的时候,眼神里总会冒出一丝傲气和不屑;当我发挥一般时,总能表现出谦虚、单纯和羞涩;评委老师喜欢的是你所表现出的真诚,而不是你有多么高的水准。所以,考试的时候要谦虚,别小看信工的学校,要重视每一次考试。

 中传是我最向往的学校,也是我的“滑铁卢”。总结一下中传失利的原因。除了没做好充足的准备和心理素质差之外,可能是不够真诚吧。中传的考试是需要报考号的,得记在手上或者背过。忘记了考号影响到了我的状态,后来老师问我你最喜欢的新闻节目是什么,我就客套的回答了:“我最喜欢的新闻节目是新闻联播和地方的一些新闻节目。”后来一哥说我不够真诚,回答的问题过于简单了。确实是这样,我觉得在中传初试之中回答问题这一项要比新闻播读更加重要。因为这反映了你思维的敏捷程度和真诚与否。“足不强则迹不远,锋不铦则割不深”艺考路上,准备必不可少,不怕无时不用,只怕用时却无。


我认为多考一些学校是有必要的,因为它会给你选择的机会,它很挑战一个人的毅力的决心。我认为我在这点上还是做的比较到位的。年后第一场考试是新疆艺术学院,我从中午一点开始排队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开始考试。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,这个不错的艺术院校选择了我。

逐梦之路未卜,或棘荆遍布或泥泞坎坷,它并非安逸闲适,这是一份安逸坚定深入骨髓的躯动力。年轻的我们未来既远又长,尽吾心,从吾力。只有到达梦想的这座灯塔,才能更好的划向属于我们自己的诗与远方,就让我们带着梦想的光环,无谓一跃,搏击长空。

前面叨叨了那么多,也许最后这样显得有点酸。但为了那份感激,我也想对你们说,哪怕只是来弹一弹钢琴,哪怕只是到表演室练习下动作,更哪怕只是到二楼,蹭会儿那专属于苹果的无线。幼稚到想笑,但这笑不止因为幼稚,更因为对这里的爱。感谢雕虫!

 


雕虫家族官方网站 | © 2015-2018 , All rights reserved. | lly481@163.com 备案号:冀ICP备1800459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