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虫艺考心得

ATTEND ROAD


刘思扬——羊毛和花

艺考,感觉离得好远,现在回忆起来,大部分酸甜苦辣都随风而去了,只剩下了一种,平淡吧。

去年开春,那是还在博涵的时候,短短几句话吧,豁然开朗,随之而来的也就是更大的焦虑和自卑,才真正感到一山更比一山高,但紧接着又生出取而代之的决心。

南京太原今年相差20多度,两者间飞来飞去也确实是对身心的巨大考验,第一天晚上十二点到太原,第二甜浙传四个初试,还要回南京,过完这两天,是真感觉累了,也导致了南艺复试忘了考的情况。等21号到了火车站,一上车,是整个人都彻底瘫了。

 

 今年的北京特别暖和,可还是那样,过得留下没过的回家,当第一天到了北京,躺在宾馆的床上,心里一直在想如果所有都没过,我该怎么办,甚至都把自己带入到拎着包回家的场景里,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先适应适应,如果真发生了,还好受点。

 也是运气好吧,终归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,其他初试过的都在意料之中,可最开始演出制作的辩论我心里根本没底,尤其是考的时候后,对面一辩好像是个学播音的大哥,接近两米,倒三角,气如洪钟,辩论我就辩了他几句当出考场的时候,下楼梯,大哥在我前头,突然说兄弟你等一下,寒毛耸立,握草我要在中戏里被打了,可就真出名了,还好大哥只是跟我说 说的不错,真的是一身冷汗。

 

 本来觉得复试议论文还好,可看他的题目结合观剧体验分析市场,有点蒙,我没看过戏剧啊,唯一看的雷雨,还是在学校的投影上,没办法,只能搏一下,把重心放在市场分析上,又给出了一个完整方案。

三试那天北京下了据说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,很冷,胃疼,就像是原来那个广告,一个人在胃里打洞一样,再加上戏剧我是真不了解,哈姆雷特都说错,也是崩的可以,但可能是运气好吧,拿到一个有希望的名次。

想想去年的我,完全是浪费机会,可这也许就是成长吧,青春,不就就是用来搏的么?

 

 两次艺考所带来的,是全方位的成长,心态方面,申哥的沉稳虽然没学到家,可是也让我获益匪浅。知道了靠谱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。

而专业方面,何老师的启蒙是我最初对专业的印象,也是目标确立的过程。但让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申哥何老师,是个叫宋杰的人,他的嘴炮现在想起来我都想抽他,他这个人,就是《大话西游》里唐僧的加强版,哔哔叨中间还夹杂着暗讽,集训后期大家都累的不行,他也累的不行,于是就摊在沙发上,有气无力的继续嘴炮,我是真的服。

申哥寅哥都劝我去浙传,浙传摄影能稳走,中戏虽说希望很大,可毕竟不是百分百,二者只能选其一,可我感觉,如果不搏,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,又不是希望很小很小,机会易逝,唯有向前。

两年对比,感触很深,有时面对一些必须跨过去的山,任何小聪明都没用,其时其境,还是需要一些近于憨拙的智慧。



雕虫家族官方网站 | © 2015-2018 , All rights reserved. | lly481@163.com 备案号:冀ICP备1800459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