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虫艺考心得

ATTEND ROAD


赵博轩——宗师之路

      摄影的少年们,自北川走出,踏铁马一路前行。这一路,我们经历过太多太多,去看过阿富汗的少女,还见过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;看过了世间的白日焰火,也经历了北流活活的文化变迁;曾与荒木大师为伍,探索摄影的奥妙;也曾悼念与世长辞的马克吕布,为他点燃白石台上的火烛。然而不管我们经历过什么,又或是被改变了什么,始终不移的是我们的梦,期待着,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成为一代宗师。


       宗师之路,需要脚踏实地,两年前,我来到了当时还在乐汇城的雕虫,第一次见到了面似憨厚,实则不然的申一腿先生。时至今日,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申哥在给上一届的学长学姐讲互易律,当时的我只是一个毫无经验的零基础菜鸟,仅仅是凭着对摄影的一腔热爱来到了雕虫,第一节课听着这些深奥的术语真的是一脸的懵逼,从没有听说过的机器型号和性能,光圈、快门、感光度三组数据搞得我团团转,说实话,上完最初的两节理论课后,感觉摄影真的是一门无聊、枯燥的艺术,也曾想过放弃,但是俗话说的好,万事开头难嘛,出于对摄影艺术无理由的热爱,经过再三思索,自己便有所释怀,一直坚持了下来,现在回想起来,当初那些知识已经极为简单。我天资愚钝,但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日积月累,课上认真记笔记,课下将知识点理解,记忆,慢慢的知识在脑中融会贯通,连线成面,这些难以理解的理论知识也就得以解决。


      学习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现在还清楚的记得2015年的高考前夕,一次日常课上,崔大师感慨道:“想想明年这个时候就该是我们高考了……”这场景至今依旧历历在目,恍若隔日,两年的时光实在太快,转瞬即逝,转眼间,就来到了我们的艺考季。


     艺考的过程对每一个经历的人来说,都是痛并快乐着,都是一段成长和蜕变的过程,值得我们永远珍惜回忆。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艺考中的太原之行,当时的我为了准备浙传的面试,也是我的第一次面试,把每夜的备考会,一次次的模拟,都当做真正的面试看待,丝毫不敢懈怠,直到深夜,还在房间和室友一遍遍的练习,当时心情极度紧张,甚至晚上说的梦话都是喊出来摄影大师的名字。第二天蒙蒙亮便起床,早早地来到考试场地,裹着零下十几度的寒风等待面试,一个多小时的等待,只为那考场内的5分钟……这个过程无疑是艰辛的,但在看到金榜题名之时,收获的喜悦时分,一切的付出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好的诠释。


     2018届的大师们,你们距离艺考仅仅只有半年的时间了,看似漫长,实则转瞬即逝,希望你们能在这段时间里跟着腿哥和寅哥好好学习专业知识,在艺术的道路上走的比我们更远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



雕虫家族官方网站 | © 2015-2018 , All rights reserved. | lly481@163.com 备案号:冀ICP备18004592号-1